草莓果视频app

未分类

草莓果视频app

……

深冬的上海…

相比起其它地方可能要暖一些。

大和商贸。

凌晨三点的大和商贸已经灯火通明,这里五间大仓库储存的食物,都是供给崇明岛上的所有日军部门。

劳工们开始把昨天整理好的蔬菜大米等分类,从仓库里搬运出来,堆积在院内。

门口处高挂的路灯,把来往的工人映照出长长的身影。

大和商贸其实就是日军后勤部直属的部门,在这里进行相应的检查与处理,保证食物的安全性。

燕文川想要进军工厂,就要先进到大和商贸里面,对整个流程有个详细了解。

看上去这些工人是从各个地方赶过来的,都是中国人。

“老乡等一下。”

凌晨三点的街道上行走的路人,望着突然出现人影还是吓了一跳。

甜美华伊沫Momo私房写真

这里距离大和商贸还有一段距离,街道上没有多少行人,相隔很远才有一盏亮着的路灯。

借助昏暗的灯光,看清楚来的是个人。

“呼…”

“小兄弟,不带这么吓唬人的。”

男子一身破旧的棉袄,头发像鸟窝一样杂乱,双手踹在袖子里,看上去没什么精神。

“抱歉老乡。”

来人自然是燕文川。

“你有什么事吗?”

李大明看着他问道。

“来来来…先点一颗,提提神。”

燕文川拿出一包樱花牌香烟,主动给他点上,自己也来了一颗。

香烟很不错,对于李大明这种没钱的人来说,平时也就是只能闻闻,不可能舍得买几个大洋一包的香烟。

“哎…果然是好烟呢。”

“大兄弟,你有什么事就说吧,能帮的我自然会帮。”

老实人也不代表是傻子,这么殷勤自然知道这人有事相求。

“老乡,我想去大和商贸里做工,不知道有没有办法?”

李大明看了看手里的香烟,再看看虽然穿的普通衣衫的燕文川,满眼睛打量他。

“大兄弟,像你这种人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份苦呢?看见没…”

李大明把双手伸出,上面全是红肿的冻伤,还有手里的老茧与肉刺。

“还是算了吧…”

有钱人的气质你以为你穿上破棉袄就能掩盖吗?你太天真了。

额…

这来自己这劳苦大众的形象没有扮演好,还没怎么样呢就暴露了。

“老哥,家里以前是比较宽裕,这不是都让那些狗汉奸给抢了去了,现在只能出来做工赚几个钱养家。”

你快拉倒吧,就你这小嫩手加香烟,你能受得了这苦?

李大明满脸的不相信,不过嘛吃人家的嘴软,怎么也要提点两句。

“大兄弟,这日本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进去干一天活也就一个大洋,吃的跟猪食一样。”

“动不动还要皮鞭照顾,我这是没办法才继续过来上工,但凡能跑我早携家带口跑了。”

“哦,怎么说?”

“哎…”

李大明从怀里掏出个小本本,燕文川接过来看了一眼,上面标注着详细的家庭住址,年龄、名字等。

“这是日本人发的良民证,没有这个东西想要离开崇明岛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在崇明区做工必须有这个东西,不然中国人不敢用你,日本人会把你抓起来关进监狱里。”

“现在这日子没发过,哎…熬一天算一天把,那天死了也就一了百了。”

李大明满是惆怅,一脸的生无可恋。

这…

这种事情周昌海没汇报,也是,两个人又不找活计,天天侦查情报,像这种小事自然没放在心上。

“老乡我这刚来这边,还没来的急办证呢,你看能不能先带我进去做工,我抽空去把证件办了。”

“这个…”

老李有些犯难,这种事要是让日本人知道要挨打的。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也不是没有这种人存在,就是需要有熟悉的人照应一下。

“那好吧。”

“你跟着我去见见工厂里小队长,要是他觉得没问题,你还是可以留下来干活的。”

“好好好…”

两人紧走几步,来到洋河商贸门口,门口的警卫自然不认识燕文川。

“老李这是谁?”

“哈哈…”

“胡警官,这是我本家侄子,今天带着过来让我们队长看看,能不能在这里有口饭吃。”

说着把燕文川给他的香烟整包递上去,这些伪警察也是眉眼高低,趾高气昂。

“哦…”

警察打量着燕文川一眼,虽然穿的破旧,总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老李你这侄子,怎么看上去不像干苦力的?”

警察侧脸边低头点烟边道。

“哎…”

“我这侄子原先家里也是书香门第,很有些传统,家里有些钱财,前两天突然被共党的人把家财抢了个一干二净,这不是没办法才过来投靠我嘛。”

嘿…

这老哥,顺带还要诋毁组织一把。这也难怪在日本人的地方,总不能说鬼子的不是,守着汉奸不能说二鬼子的不是。

共党这个时期在老百姓心里没有多少认可,国党又不能说,所以最好的扛雷大侠就是共党。

“是吗?”

“那行吧,你可要把规矩都给他说清楚了,不要给我招惹麻烦。”

“一定的,一定的。”

得。

这算是进门了。

院内面积很大,西面并排五间二十多米的仓库,东面有两排二层小楼。

现在不少人把每个仓库的货物堆放在门口处,米面粮油应有尽有。

“刘队长。”

李大明带着燕文川来到两层小楼里的一间办公室,看着一个三十多岁,尖嘴猴腮的男子大马金刀躺着眯着双眼。

这个点容易犯困的时间,这刘三也不是能干的人,自然没精神去监督工作。

“有事说,没事滚去干活。”

眼睛都没挣,就来了这么一句。

“是是…”

“刘队,我本家侄子想来这里混口饭吃,只是没有良民证,过来找您开开眼。”

李大明这工作还是很到位,这颗烟是没白抽。

“哦、”

刘三睁开一只眼睛打量着燕文川,本来就高,已经尽量塌陷身体,眼神也做了伪装,看上去不那么精神。

刘三打量了一圈又重新闭上眼睛。

“半个月。”

就说了这三个字,就闭口不言了。

“是是…”

李大明赶紧答应带着燕文川向外走去,把他搞得是莫名奇妙,什么半个月?

“老哥,这是什么意思啊?”

两人出了门口,燕文川这才开口问道。

“哎…”

“这是规矩,这半个月就是你的孝敬,只管一顿饭,这半个月的工钱全部要交给刘队长才行。”

“这已经不错了,有的干一个月之后才能拿到工钱。”

“走吧,只要用心干,还是饿不死的。”

***

“行。”

“看不出来,你这细皮嫩肉的还挺有力气。”

李大明对着扛着一袋五十公斤大米,快速行走的燕文川笑道。

时间缓缓流逝,刚过五点钟就已经开始有车辆进入大和商贸。

虽然知道军工厂大体来到的时间,但还是要确认清楚。

这次进来主要观察一下,详细的情况。几辆车?多少人?看一下有没有藏在车里的可能。

“李叔啊,这都是哪里的人来这里拉货的?”

“恩。”

李大明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道:“很多日本军队的部门,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还是不一样的。”

“你看见没,一般的空闲的部门,过来拉的都是米面粮油,再配上一些肉类产品。”

“不过有一家军事部门,在这些东西的基础上,还会配上不少东西,很是奇怪。”

“哦,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

“就是旁边的2号仓库里面,经常会采购一些中草药,食物还给配一些猪血、绿豆、蜂蜜等食物。”

“其它军事部门可能两三天来一次,不过这家可是天天要来的,不知道搞什么?”

李大明也是无意的说道。

“中草药?猪血…?”

为什么要配这些食物呢?这就让他一时之间摸不到头绪。

“李叔,你说那个军事部门什么时候过来,我想观察一下。”

“呵。”

“你看这个干嘛?好好干活吧,不过也没多长时间了,应该快到了。”

正说着话,五辆帆布斗篷的大卡车驶进大院里。

卡卡…

吱嘎。

停车声与关门声接踵而至,每辆车下来三个日本士兵,手里端着机关枪。

“纳,就是他们。”

李大明点了点头,燕文川看了一眼手表,五点半,正是周昌海侦查的时间,再结合刚才李大明所说,不会有错了。

每个仓库门前停了一辆,燕文川这边是大米等粮食作物。

“快快滴!”

小鬼子拿着枪指着这边的十几个人,让他们快点装车。

“嗨。”

“太君请放心,十分钟完成任务。”

这会刘三从办公室跑出来,督促他这边的人员。

“吆西。”

低头哈腰的转过身来,对着一帮人喊道:“快点!十分钟装完,你上车搬运。”

刘三指着燕文川让他上车,负责在车上搬运。

他还正想上去查看一下呢,没二话直接拉开遮挡的布帘,爬上车去。

在搬运的过程中希望找到可以隐藏身体的地方,这样才能混进去。

“八嘎!”

“靠紧车头方向,中间不要留下空隙。”

小鬼子眼尖的很,想留下点缝隙都不行,开口斥责燕文川。

玛德。

看来每辆车都是如此,这就很麻烦了,每辆车卡的这么严,下面没有空间,上面倒是能躺人,只不过用灯一照想躲都没地方躲。

十分钟。

卡车装了三分之二的面积,载重量也差不多到极限了,毕竟路上不好走,坑坑洼洼的。

哎…

车身没机会,车头进不去,只能考虑车底。

燕文川找机会蹲下身子看了几眼,他只需要确认一下车底的色泽,具体如何隐藏身形,明天找辆一样的卡车研究一下。

远处的几辆车也差不多装满了,时间掌握的很好。

日军士兵没有丝毫耽误时间,车辆缓缓开出大院。

燕文川这一次是不可能直接进去的,他需要准备东西还有很多。

红日初升。

趁着众人吃饭的功夫燕文川溜出去,临走之前还在李大明兜里放了几百美元。

回到周昌海租住的地方,两人已经回来了。

“怎么样,这些关卡哨兵检查的仔细吗?”

燕文川早安排两人,在一道卡跟二道卡分别观察仔细一些。

“燕队,这些小鬼子检查的很仔细,士兵都会上车检查,就算驾驶室也不放过。”

“车底也是拿手电查勘,算的上没有什么死角。”

“燕队我这边也是如此。”

“恩。”

“这是应该的,毕竟里面是日本人的兵工厂,想要出入都不是那么简单。”

“我需要先回去,晚上在过来,你们两个也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在行动。”

“是。”

xiazaitxt

Tagged
Back To Top